她为爱妥协,六年无爱婚姻惨遭背叛,最终还害死了女儿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8-19 10:19:20

在李小璐出轨的新闻爆出来的时候,我们都为贾乃亮不值。在爱情里,爱的卑微的那个人早就输得一败涂地。


两性关系中最心酸的事莫过于背叛,你明知事情的真相却装作哑巴,因为无法割舍对他的感情,故而选择委曲求全,可当你准备不在懦弱的时候,事情变得没有那么简单了···


①夜不归宿


叶微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双腿屈起,尖细的下巴靠在膝盖上,大大的眼睛盯着茶几上的电脑屏幕,手指哒哒哒地在键盘上操作着,一片安详。


只是眼珠子时不时地望向右下角的时间,眼中闪烁着担忧和急切。

叶微微双唇紧抿,随着时间的推移,脸色越发苍白,今晚,他又不回来吗?


结婚六年,那人隔三差五地夜不归宿,即使回来也是满身酒气,她知道,他在外面有很多女人,他可以碰任何女人,却不会碰自己。

叶微微自嘲一笑,这就是先爱上的就输了吧?她爱上这个男人,输了爱情,也输了自己。


“噔噔噔”时钟敲响三次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叶微微动了动僵硬的身躯,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

叶微微眼中闪过一阵惊喜,欢快地跳下沙发,脚下因为酸麻差点没摔倒在地上,强忍着酸痛,叶微微跑到玄关边,贤惠地接过他手中的西装外套将拖鞋摆放好。


鼻尖闯进一股酒味,叶微微不适地皱皱眉头,放下外套转身跑向厨房,“又空腹喝酒,这样对胃不好,我熬了粥热在锅里,现在还温着,你多少喝一点。”


凌景哲脸色因酒精而微红,眼中却清明一片,走到餐桌前,端起瓷碗,仰头将温度适宜的米粥吞进肚子。


温而不热地米粥咸淡适宜,从喉间一直暖到胃部,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的胃不由得发出声声喟叹,这是属于家的温暖。


可是……


清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因欢喜而眯起眼睛的叶微微,双唇抿了抿,不言一语转身上了楼。


“安……”安安明天校庆表演,你去吗?叶微微看着凌景哲高大冰冷的背影消失在转角,到口的请求也随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嘴角。


一大早,叶微微在厨房忙碌着,听到楼上的脚步声,心下为自己加油,一定要说出口。


凌景哲匆忙地从楼上下来,走到餐桌边,操起瓷碗,一口喝尽,放下瓷碗,转身离开。


动作急而不乱,身影优雅而冷漠。


“景哲,我有事情要说,你给我几分钟好吗?”叶微微急忙追了出来,眼中带着期望和着急,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,生怕他拒绝。

凌景哲的动作不顿,穿上皮鞋走出大门,“我有事,回来再说。”


“景哲!”脆弱的声音终究没有得到回应,望着远去的轿车,叶微微的眼底带着几分痛楚,几分失望,还有几分脆弱。


凌景哲匆忙赶到公司中,长腿大步走向办公室,身后的经理战战兢兢地禀报,“凌总,寰宇影视名下的一位影帝一位花旦被爆丑闻,两人聚众吸毒,正要审查的影片被砍下来,如果不能解决问题,我们将损失不止十亿。”
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凌景哲的眼底冰冷一片,冷酷地气场几乎让经理差点没下跪求饶,“我不是下令过,禁止黄赌毒吗?谁敢违抗我的命令?”


公司正在上升的重要时期,这个节骨眼正是关键时期,居然出现这么大纰漏,他怎么能不怒?


经理抹了抹汗,艰难地沿咽着口水,“是凌大爷和凌六爷。”


也是凌景哲的大伯和六叔。


“他们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声音犹如爆炸中心,炸得周围的手下缩的犹如鹌鹑。


手机铃声响起,凌景哲愤怒地接通,手电的另一边传来轻柔的声音,“景哲,你忙吗?我有事找你。”


“我没空,没有重要的事情别来烦我!”凌景哲危险地眯着眼睛,声音夹着着冷酷无情。


这种冰冷的气息,明明不是指对着叶微微,却让她全身的血液顿时冰冻起来。


②他的心,从来不在她们身上


“……”手机陷入一片静默,带走了叶微微眼底全部的希望。


“妈咪,爹地不来了吗?”牵着叶微微的手,凌安安声音软软糯糯的,令人心疼。


叶微微勉强地勾起温柔地微笑,蹲下身,看着凌安安的大眼睛,“爹地很忙,今天不来了,以后再来看安安的表演,好吗?”


“可是这是我幼儿园校庆表演,我马上就要幼儿园毕业,过了今天就没有下次了。”凌安安的声音低软,带着无限的失落。


叶微微心中一痛,双眼微红。


凌景哲,他从来没出席过一次安安的表演,哪怕是家长会。


可是,她又能如何,凌景哲的心,从来不在她们身上。


幼儿园的校庆表演上,凌安安再次拿到了第一名,但是凌安安一点都不高兴。


叶微微将失落的凌安安送回叶家后,驱车前往凌景哲的公司。


轿车停在公司不远处,叶微微走下车,犹豫地靠在车门上,手中拿着一份名单,双眼迷蒙地望着这座庞大的高楼大厦,嘴唇发白,全身微颤。


想起早上班主任带着不悦和责问的话,叶微微犹豫的神情坚定了几分。


深呼吸,叶微微拿起手机拨下凌景哲的号码,手机“嘟嘟”地响了两声忽然停止。


叶微微心一提,刚要张口,耳边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,“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……”


凌景哲将电话挂断了!?


叶微微茫然地看向手机,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,他现在讨厌到,连她的电话都不接了吗?


大门口传来一阵骚动,感应玻璃门打开,一身散发着冷漠冰冷气息的男子快速走了,男子面色毫无表情,双目幽深,步子迈得很大。


身形虽然急促,却毫不慌乱,优雅冰冷。


叶微微小跑着跑到凌景哲的身后,微微提高了声线,“景哲。”


凌景哲的脚步顿住,回头,看到叶微微紧张地神色,双眉微微一蹙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
“安安的学校下周举行亲子游,需要父母出席,你……”你有空吗?最后的话消失在嘴角。


凌景哲身后的女子不等叶微微说完话,上前一步凑近凌景哲,小声说了什么。


凌景哲轻轻点头,转身不再看叶微微,声音微沉,“我没时间,你自己去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公司的车缓缓停在凌景哲的身边,凌景哲不再看她一眼,弯身和身旁的女子坐了上去,而后,轿车缓缓离开。


轿车从身前驶过,叶微微的瞳孔骤然猛缩,脸色再次白了几分。


坐在凌景哲身边的女子倾身靠在他的身上,右手暧昧地在他的胸前抚摸着。


因为女子遮住了凌景哲的脸,叶微微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
叶微微看着远去的轿车背影,眼前一黑,身形晃了晃,不知道是太阳太耀眼了,还是其他原因,她似乎,看不清眼前的东西。


如果不是父母同时出席,凌安安的毕业社会实践将会不及格,你就不能抽一天的时间出来吗?


凌景哲,你是真的没空,还是……不愿意有空?


③找人代替他


之后的几天,凌景哲都没回别墅,连电话都联系不到他,不是拒接,就是无人接听。


忙了一天的叶微微回到新宁花苑,这里是她和凌景哲婚后的家,推开大门,偌大的大厅塞满了家具电器,可是叶微微依旧觉得空荡得可怕。


无力地拿出手机,再次机械地拨打了凌景哲的号码。


“哲在洗澡,不方便接你电话……”耳边传来低柔的女声,将叶微微的心刺得千疮百孔。


叶微微猛地挂断手机,眼泪猛猛地砸在屏幕上,迷糊了字幕,也迷糊了视线。


明天就是学校的出游了,她,要怎么办?


凌景哲……


凌景哲的办公室的休息室中,一身华丽晚礼服的女子,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淡然地删除手机记录,将手机放回原处。


更衣室的门打开,凌景哲调整了一下衣袖的袖口,走上前将手机拿起,习惯性地查看一番,没有通话记录,随手放进口袋。


“等会要做什么,你都记清楚了吗?”凌景哲问道。


“记清楚了。”女子点头。


这头,叶微微茫然地盯着手中的暗下屏幕的手机,清澈的眼底闪着不知所措的无助,安安学院的亲子游,如果没有父母全在的话,将会取消这次活动。


她已经让安安这么失望了,幼儿园毕业的最后一次亲子活动,她怎么也不想让安安留下遗憾。


可是,她要怎么做?


“嗡嗡嗡!”紧紧捏在手心的手机传来震动,叶微微心中一喜,看也不看地接了起来,“景哲,我……”


“叶经理,是我牧原,我想说,明天的市场调查资料都准备好了么?”手机的另一头传来熟悉男音,是她这次合作的同事。


叶微微晃了晃神,看着虚空的地方,双眼忽然失去焦距,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丝可笑的念头。


凌安安从没参加过学校的亲子活动,家长会什么的从来都只有自己和安安的姥姥姥爷参与,学校的老师也从来没有见过叶安安的父亲。


安安如此渴望参与这次的活动,那么, 如果顺利的让安安参加这最后一次的亲子游,是不是只要她和安安的“父亲”一起出席就可以了?


牧原与她在公司中是常年的搭档同事,她最熟悉也是唯一的男性朋友就是他。


“叶经理,叶经理?你还在听吗?”


耳边传来牧原些许担忧的声音,叶微微回国神来,眼中不断闪着挣扎,捏着手机的手紧了松,松了紧,最终重重地吐出一口气,狠狠下定决定,“市场调查移到明天下午,明天,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,私人时间。”


第二天,叶微微失望地看着空荡荡的别墅,凌景哲还是没有回来,打电话都是没有人接听。


垂下眼眸,掩住满眼的心疼和失望,驱车前往叶父叶母的别墅接了叶安安,在去往学校的路上,牧原早就在路口等候了。


牧原抬眼看了一下后座儿童安全椅上的满脸委屈的凌安安,和驾驶座上面无表情的叶微微,眉头蹙了蹙,“决定好了?”


叶微微惨然地扯了扯嘴角,透过后视镜,凌安安垂头丧气的样子映在她的眼中,重重吐了口气,越过副驾驶打开车门,“上车吧。”


牧原弯腰,眼神闪了闪,不着痕迹地看向不远处的闪烁的红点,身子倾了倾,错位而上。


④被发现了


幼儿园的亲子游只有一个早上的时间,到了中午就结束了,叶微微将玩累的凌安安送回叶宅,拿了资料就和牧原前往调查基地进行调查。

同一时间,凌氏集团总裁办公室中,总裁秘书将一份密封的文件放在凌景哲的面前,“凌总,有人将这东西送到前台,署名是您亲启,还有今晚七点,在启明酒店,您还有一个饭局。”


说完,秘书在凌景哲的示意下转身离开。


凌景哲蹙了蹙眉头,随手打开,文件袋中是一大叠的照片和一个黑色的储存盘,照片上是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女孩,更多的是叶微微和一个男人的亲密照片。


叶微微,凌安安,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

照片中,三人笑得十分开怀,俨然是一家人一般。


“撕拉”


“撕拉撕拉!”


凌景哲愤怒地将照片撕成碎片,几乎将全部的怒火都发泄在照片上,面上冷沉得几乎要结冰了。


将芯片插入电脑口,没一会视频上缓缓出现一个画面,显然是偷拍而来的画面。


叶微微说了什么,双眼弯成一道漂亮的弯月,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,双手合上文件,嘴角的勾起甜美地弧度,美好,又令人心醉。


忽然叶微微忽然身子不由得向后倒去。


身边的男人急忙抱住叶微微的身子,眼中带着迷恋和爱慕。


凌景哲的拳头握紧,狠狠地砸了一下桌面,桌面上的东西顿时跳地老高。


凌景哲双眼通红,感觉头顶上绿油油一片。


“叶,微,微。”


新宁花苑的别墅中,叶微微的双眼晶亮晶亮,嘴角的微笑淡雅醉人。

手指划动着鼠标,电脑屏幕上照片一页页翻过,全部都是女儿凌安安的照片,出生的,第一次走路,第一次说话,第一次表演。


从小不点,到这么大,这么大。


除了凌景哲,凌安安便是她生命的全部。


叶微微满足地关上照片,调出文件开始工作。


别墅的房门开启,叶微微的眼中瞥向右下角的时间,才十点不到,凌景哲回来了?


叶微微惊喜地睁大双眼,忍着脚下的痛楚跑到玄关处,一阵刺鼻的酒精铺面而来,巨大的影子重重地倒下。


叶微微急手抱住硕长的身躯,艰难地将他移动到沙发上躺下,“你怎么喝这么多酒?我去端粥给你暖暖胃。”


说着,叶微微想要起身,手臂上传来一阵疼痛,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,摔在地上。


凌景哲声音冰冷,带着浓浓的嘲讽和轻蔑,“叶微微,你可真贱。”

……

▲▲▲

未完待续
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长按扫描下方【二维码】继续阅读~~~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