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恋博物展第73件藏品:鼠标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10-26 22:53:20

“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?”“没有啊”  


这是失恋博物馆第73件藏品

『 鼠标 

投稿:枭珂

整理:馆员李妖儿

声音:馆员李妖儿

人心,其实就是另一个世界。那谁能告诉我,这究竟是庄周梦蝶,还是蝶梦庄生?


长安大道连狭斜,青牛白马七香车。


熙熙攘攘的人群,各种药品家具的摊位占满了整条街道。有人吆喝着,“九转还魂丹不要钱,甩卖了。”也有人讨价还价坚持要少300金才卖出那把七星龙渊剑。整个世界像即将沸腾得水,不断得向别人吐着慑人的热气。


自从大水表兄带着他的宠物大水泵跑路以后,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游荡。我并不太喜欢打打杀杀,也不热衷于赚钱,因此,朋友少得可怜的我,只能靠每天逛街来打发度日。


十里长安,烟柳画桥,雕廊画栋,客栈门口店小二满脸堆笑,垂髻童子央央着要买那糖葫芦串,少女窃窃私语,眉目如画,掩面一笑,风姿绰绰,身边是来来往往不同职业的人,


一切虚拟得太过真实。


在我百无聊赖之际,系统公示了一个新的情侣任务,去情缘之地,取相思豆,杀BOSS,拿情缘值经验和金币。抱着不要脸的决心在世界喊了三天,果然没有人愿意与我组成情侣。我转了个圈,看看身上皎洁如月的金缕羽衣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决心作罢。


在我灰心丧气之际,世界频道突然弹出一条寻妻消息,鬼使神差得我点开了他的资料,一身黑色劲装,手拿龙鳞匕首,剑目寒星,满级罗刹力士。我抚了抚我身后的那朵小葵花,拼着壮士断腕的心情私聊他说,“壮士,您看我成么?”


“你是女的么?”“当然是啊。”“你过来京城吧。”


盛世繁华里,一个灰扑扑的少女,扛着她的小葵花,屁颠屁颠得奔向了她的幸福。


一念起,缘生。


后来,他杀怪,我捡经验;他刷任务,我骑在白马上唱歌。


我虽然离满级不远,但是并没有多少练级刷怪的心,装备普通,操作也是菜鸟。他总是一声不吭扛下所有的任务。


七夕前一天,我们做完任务的时候,他突然说,我们成婚吧。十里红妆,漫天玫瑰。整个门派都炸锅了,大家嚷嚷着要买烟花,要随份子钱。还有人张罗着要闹洞房。好友都发信息来道贺,说着要让老大多包点红包。


我愣愣的,恍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要嫁人了。迎亲的队伍走过长安城的每个大街小巷,喜糖红纸铺了一地,每一步都有烟花绽放。我坐在喜轿里,凤冠霞帔,步摇金钿,流云如烟。屏幕里的他一身喜服,身骑白马,头顶上金龙缠绕,气势凛冽。龙凤交缠,龙凤呈祥。


无妄,你愿意与小葵共结两姓之好,缔结三世姻缘吗?我愿意。小葵,你愿意与无妄共结两姓之好,缔结三世姻缘吗?恩,我愿意。


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。我蹲在座椅上,看着全世界的祝福,默默念着,百年好合,五世齐昌。


日子按部就班,只是有时候多了点什么而不自知。


他通常晚上6点左右在线,因为情侣关系他上线了我第一时间就会收到提醒。不论我在哪,隔一会我就会收到他的组队消息,然后他就会传送到我身边,跟我说一句 “嗨!” 再帮我打掉我打不过的怪。我每天都无比的期待着下午6点这个时间,早早得吃完饭,上线,坐在电脑前,只等着他那一句“嗨”。日复一日。


第一次语音的时候,他偷偷把我拉到单独的聊天室,有一搭没一搭得和我聊天。我跟他说童年的趣事,说自己暗恋过一个小男生,然后试探性得问他,“老大,那你有喜欢的女生吗?”“没有,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呢。”我偷偷窃喜着。


“你呢?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?”


他的声音透过耳机,传来了莫名的温度,我的脸微微发烫,有啊,就是你啊。心里念了千万遍,说出口的却是“没有啊。”多可笑。


后来,他给了我他的号码,说“想我要记得发信息给我”。我听见自己心跳的频率骤然加快,我在耳旁扇了扇风,语气里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甜蜜,“我才不会想你。”


 

太过年幼的喜欢是荒唐的,失恋也是。荒唐的开始注定了荒唐的结束。


年少倾城,一片痴心,总错付。


再后来,我开学了,他上线的时间也越来越少。以前他还会常常发信息来,告诉我今天他那里的天空是怎样的,他拿着豆浆在过马路,路边有一条小狗很可爱,你有没有很想我。


而现在,现实变成了横亘在彼此之间的巨大秘密。


建立在虚拟网络上的感情,脆弱又稀薄,只要一个人不上线,一个人关机,就彻底与全世界失去联系。


我被高三繁重的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每一次拼了命的上线,却永远只能对着他寥寥无几的上线次数,我重复得点开他的人物形象,那个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依旧站在那里,却再也没有一点消息。


终于,在手机掉进水里的那一刻,我好像明白了,深藏在心中的幼稚的感情,被上帝横插一手,死在了青春里。


他从我的世界路过,又离开,没有一声告别。


再次和门派的人联系已经是大一的今天,突然有一天我们从前门派的QQ群又响起来了。大家又开始回忆起当年的时光,只是他的头像从未亮起。假装不经意的去打听到他的时候,听他们说,无妄啊,那小子去年结婚啦,还升职啦,现在成了老板,越来越忙和我们联系都少啦。


老大,我现在过得挺好的。虽然没能去你那里的学校,但我也在离你不远的地方。


我以前也不相信游戏里能有多少真实的成分,直到遇见你。或许,你的人物是假的,你的背景是假的,但,你的声音是真的,它曾温柔得唤我“小葵”;你的样子是真的,眉目舒朗,笑容干净。你曾经耐心得一个技能一个技能得教我,也每天抽空来给我杀我杀不掉的怪物是真的,你说,“小葵唱歌真的很好听,以后多唱歌给我听吧。”


我一直在想,如果,我当初主动一点点,鼓起勇气问你,你是不是喜欢我,我们之间,是不是就是另一个结局。对于有些人来说,活着才是真实的。但,游戏,也许对一些人来说,是另一种真实,数据是冰冷的,人物是虚拟的,但你赋予它的深情,却缱绻温柔。


如同我年少痴心,纯粹又干净,喜欢一个人,就喜欢到骨头里,念念不忘。


九张机,织就燕子画楼西,梦残还寄兰花溪。泪痕如线,萦系心絮,结挽断情丝。

老大我被怪困住啦,你快过来救我!


老大我的小葵花很想念你,你要不要让你的小葵花来和她见面

大,如果可以的话 我还是愿意靠在你背后骑着白马奔向远方。

老大祝你幸福。


《云雀叫了一整天 》

木心


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

你再不来

我要下雪了


博物馆等待失恋故事


邮箱:zoesens@163.com

< 注:投稿内容均被默认为认可并允许南京失恋博物展编辑并发布,寄送给博物展的物品在收讫日的一个月内,可以要求回收,一个月后视为所有权转让给博物展>


 微    博:@南京失恋博物展

○ 一点号: "南京失恋博物展"

 馆长Z: @以前很瘦的胖Z  丨 ○ 知疑:@知疑-

○ 实体馆地址: 南京浦口区不老村石果果小院

发表